琴弦自鸣水欢唱

一觉醒来,窗外的鸟儿喳喳的叫着,我会微笑了。一部手提一份薪水一个小箱,漂泊,宿寄在大妹妹家蜗蜷在母亲的陋室,半个月过去,一天天神经放松了一天天泪水少了一天天心底舒朗了。那个早晨,调动生命的原动力,一丝一丝力气积攒着站着爱着平静着支撑着坚强着,琴心弹出休止符,为你为婚姻 ,没有爱没有恨没有泪没有悲怆。

从月亮升起到太阳露脸从远古开盘到一代时髦,一开始,就错了姻缘错了琴弦;独自飞高处走用大把的时光行流水浮舟追锦山秀水,铺不成通向你的路,纵全部的爱已碎,我爱你我深深地爱着你;风吹帘落青山送迎生逢旷世芳草漫野,倾全部才智已塑成典爱夫妻 ,一地美赞,我的任务已完成,珍重,亲爱的;闲情雅致生活滋润绵绵深情,谁不羡?我深深的依恋着你,亲爱的,好好保存这份爱好好装起这份爱好好粉饰这份爱。

潮已平。

静似月。

亲爱的,你的模样模糊了,你是谁?

亲爱的,谢谢你来过我的生命,谢谢你给了我一个儿子,谢谢你深深的爱,谢谢你的巴掌,谢谢,你的爱之深。

我睡了。

睡着了。

好香好香好甜好甜,让我沉沉的睡吧,别来打搅别来唤醒。轻轻的轻轻的,关上门熄掉灯。嘘,悄悄。嘘,轻轻。瑶瑶,吻,宝贝。冉冉,吻,宝贝。凌晨好安静,我要睡一会儿,好吗?一会儿就一会儿。

明天早晨的阳光一定很明媚,弟弟妹妹们,别哭;终于可以陪伴你的孤独,老妈,梳好你的白发,别哭;龙珍富疆,别哭。哥,别哭;我的大学,别哭。我的大学兄弟,别哭,你不是对我说,自古有才女子多寂寥,多情女子多离愁,你忧怨一生亦属正常。你不是对我说,琴是一首诗,开心快乐,天动一方;风,又吹来了,习习温温,是你携风来了吗?风里有你的味道。蒙娜丽莎在微笑,这世界没有一点粉尘,很安静很静谧很恬静。我也在微笑,安静着,和她相视和她心灵对话。心底的你,别哭。

朋友们,别哭;我的孩子们,别哭。

L城,道北社区卫生服务站,小小的床上小小的办公室里,我躺着,测血压开药启动电脑,播放音乐,小医生腼腆言默。挂液体扎针顺序着一一完成,粉衣小护士一双眸子明澈着。宽松真实。疲倦袭来,我睡了。没梦,睡着了。没惊,睡着了。温和自如平等,墙一侧细细的白白的管子把这种情谊之水滴进我的血液溶进我的感受化成一种力量,康健,为着生命。懂得彼此,不需要喧哗不需要炫耀不需要张扬不需要故作。神会着,那是一种淡淡的尘世淡淡的往来淡淡的美好。走出医疗小站,突觉,这世界诱人向往。一时间,步履轻快起来了。春都路上,“茗茶汇”小馆里飘出熟悉的馨香。拾台步推门而入。一腔南方口音的腾老板热热地招呼着,铮亮的大圆口小底座玻璃杯里盛着一小捏价不菲的毛尖,腾,不急不忙不快不慢把不凉不热恰适宜的水沏进,绿色一新,亮眼。一尝,喉润舌滑齿甘,香于回味时。男人是茶女人是水,腾说。女人是水男人是泥巴,宝玉说的,握杯论茶,兴致极好的我笑了。不适合的鞋穿了脚痛血流,不在一个平行点上说论,两两不相遇,寻不到交点,自我突围,惟一条生命之路惟一个坚强的信念惟一个明媚的延伸。

错爱一场,一扬头,是一幅真实的人生写意画了。

错爱一场,一抹泪,是一溪绵延弯弯的山泉水了。

错爱一场,一绽颜,是一朵永不凋零的情之心花了。

错爱一场,一挥袖,是一艘起航扬帆的船只了。

我是一架琴,躯体是琴身,四肢是琴架,心脏是曲谱,脉搏是音符,经线是琴弦。以后之后,从前之前的往事大脑自动删除了忘了扔了。月亮又挂在了窗前,那么明那么亮那么圆。擎起十指,在自己心上奏响一曲婉转缠绵的新生命之歌,月亮看见了,小鸟听到了,白云知道了,风笑了;我是一溪水,从未拓垦的山中而出,流淌在绿山蓝天白云间,看羊儿在山坡上吃草,蝴蝶在草丛里翩飞,蜻蜓在溪水里嬉耍。听山风呢喃,小雨淅沥,小花私语;我是一溪水,冰澈纯粹简静蜿蜒缠绵,磨砺在乱石峡谷丛林跌宕于高低凹凸险滩中,冲破风雨雷电,激扬慷慨无所畏惧着自由着舒展着欢唱着,一泻千里,滋着润着干涸的心田。

落笔

于洛阳大妹妹家

2012-6-8

如有事情需要联系我们,请发送邮件到:lianxi@wmqn.net